《惊世嫡后名动天下》

返回书页

紧急情况:remenxs.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rmxsba.com

第440章 若论阴谋诡计,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

作者:

鱼二黛黛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
爆宠小萌妃:邪帝,别乱来 炮灰攻略 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 邪帝宠上瘾:萌妃,太娇羞! 女儿娇 南安太妃传 功德印 恶女当家:人间晚晴 素手医妃 土匪攻略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惊世嫡后名动天下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第一条路,你甘愿赴死,我替你解决萧诚屹。”

    江卓昀淡声道:“第二条路,你不甘愿赴死,我便多等些时日,等萧诚屹攻入京都城,在他杀你之前结果了你,然后再讨伐他,用他的人头给你做陪葬品。”

    反正不管萧云钊选择什么样的路。

    结局都是死,即便这样,他也想多活几日。

    他抬眸望着江卓昀,淡声道:“朕选第二条。”

    不管怎么说,萧诚屹和他都必须死。

    那便让萧诚屹的人头给他陪葬也不错。

    不过……

    萧炎显呢?

    一直被遗忘的三哥呢?

    萧云钊突然问江卓昀:“你将我跟五哥的结局都已经安排妥当了,那么三哥呢?他这些年虽然安分不少,但心里的火苗却从来都没有灭过,你留着他,不怕他成为第二个萧诚屹吗?”

    江卓昀突然笑了一声,突然侧过身子,慢悠悠地对萧云钊说:“你知道为什么老三现在这么低调吗?你知道为何他从云州回来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避开你的锋芒吗?”

    萧云钊的内心隐隐有了猜测,瞳孔微微紧缩,却不相信。

    江卓昀却不给他逃避的机会,笑着点头道:“对,你猜得不错,当初老三确实是要死的,但是被我救下了,从那时起,他便一直为我所用了。你当初派他押送粮草去东疆助我,你原本以为是牵制我,也是给他一个闲差将他打发出去,实则是将他送到我的身边发挥他最大的价值啊!”

    萧云钊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心平气和了。

    但是在得知这个真相之时,仍旧免不了被气得喉咙一阵腥甜,差点就一口血吐出来了。

    “原来,你从那么早以前,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萧云钊用力地咬了咬牙齿,一脸苍白地说道:“若是论阴谋算计,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我输了。”

    “你虽然输了,但是虽败犹荣啊!”

    江卓昀笑嘻嘻地安慰道:“毕竟,我想要赢你,也是花费了一番心思的。”

    萧云钊冷笑了一声:“这么说来,朕还要感谢你如此为朕花心思了。”

    “那倒也不必。”

    江卓昀满不在意地笑着说:“赢过你,虽然花了些心思,但也并不算什么。”

    萧云钊又是一阵气结,最后咬牙道:“六哥,有些人用着顺手,但是并不代表永远不会反噬,你可要当心了。”

    “这你就不必担心了。”

    江卓昀笑着说:“我能用之人,自然都是有能用的法子,不会容许他们反噬我。你与其关心我,不如多关心关心你自己,你的命可就只剩下几日的时间了,你有什么遗言可以告诉我,我若是心情好,指不定就替你完成了。”

    萧云钊抿了抿唇,沉默了半晌之后,抬眸望向嬉笑着的江卓昀,低声道:“稚子无辜,希望你能如同容忍萧诚屹的儿子那般,容忍我的儿子。”

    “萧诚屹的儿子?”

    江卓昀挑了挑眉,瞬间笑出了声:“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知道,却原来也没有那么蠢,这么一个大的把柄拿捏在手中,为何不用在我的身上呢?你若是以此为由对我下手,也不是不可以。”

    “有必要吗?”

    萧云钊突然笑了一声,声音懒懒地说道:“不过是徒劳罢了。”

    这个事实,他也不过是前几日才知道的。

    就算早知道江卓昀收养萧诚屹儿子这一事,他想要利用这一点为难江卓昀,也是难如登天的。

    如今想来,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你太消极了。”

    江卓昀有些可惜地说道:“若是我,没有到最后时刻,绝对不会认输。只要我的人头没有落地,我就绝不会任人宰割。可你不过是被我困住了,预料的结局会死便不再反抗了,这大概便是你我之间的差别吧!”

    萧云钊心头一梗,眼中突然爆发出恨意,他冷声道:“若是我现在一心杀你,你会容我好过吗?”

    “这当然不会。”

    江卓昀淡声道:“对我来说,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毕竟我有心爱的妻子,有可爱的儿子,还有你这么可爱又讨喜的弟弟,若非你太不听话了,我也舍不得杀你的。”

    萧云钊已经不想再听江卓昀废话了。

    因为在他看来,这个男人的脑子大概是有病的。

    若是他站在江卓昀的角度,绝对不会对自己说这些没有意义的傻话,甚至会将对自己起杀心之人狠狠地踩在脚下泄愤。

    但江卓昀没有,他竟然还能心平气和地跟自己说话。

    一点剑拔弩张的气氛都没有。

    若是认真计较,这大概就是因为从始至终没有将他放在眼中。

    所以江卓昀并不觉得自己对他会造成威胁,这才这般淡然吧!

    偏生这种淡然让他挫败不已。

    若是江卓昀像是对待仇敌一般对待他,他不会如现在这样像是吞了苍蝇般难受,又难以宣之于口。

    “好了,废话不多说,我让秦望送你回宫休息,抵御叛军之事,你应该交给本将军来做,拔乱反正,抵御叛贼,守卫京都城!这是微臣的使命啊!”

    江卓昀的语调中带笑,萧云钊人已经麻木了。

    他站起身来,一身铁甲闪烁着寒光,他眸色冰冷地望着江卓昀,低声说:“朕方才所言,便是遗言,朕知晓你不至于为难稚子和妇人。对你起杀心之人是朕,他们皆是无辜,还望你高抬贵手,莫要为难他们母子。”

    到底是自己的妻儿,事到如今,他希望他们能活着。

    江卓昀笑了一声,低声道:“老七,你说若是弟妹知晓她敬重有加的爷爷乃是死在你的手上,她会怎么做?”

    萧云钊浑身一颤,随后淡声道:“不管她如何做,终究是朕孩子的母亲,她就算再如何恨朕,也不会将孩子如何,这就够了。”

    江卓昀淡淡一笑,点头道:“行,我知道了。如你所愿,我不会对你的女人和孩子如何,这是我对你最大的让步了,你就先下去给六哥探探路吧!百年之后,记得前来迎接你六哥。”

    萧云钊抿紧了唇,一言不发,抬脚便走。

    他有时候是真的不能理解他六哥的脑回路。

    原本他们已经是生死仇敌了,可六哥却能很轻易答应放过他的孩子和妻子,就不怕以后孩子长大之后寻他报仇吗?

    亦或是,他有足够的自信,相信就算孩子平安长大,也奈何不得他半分?

    萧云钊回宫了。

    回到了承乾宫。

    身边没有了楚欢,宫中也没有了陆绮月。

    宫中的人虽不少,但他就是觉得很冷清。

    诺达的宫殿空荡荡的,本来是他住了将近三年的地方,如今瞧起来却处处透着陌生。

    仿佛这里从来就不曾属于他一般,凄冷而又空旷的感觉让人有些喘不上气来。

    这里,曾经是父皇住了大半辈子的地方。

    当初父皇躺在这个宫殿中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想?

    是否也有像他这般孤寂过?

    父皇……

    对,父皇!

    父皇还没有死!

    父皇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父皇被江卓昀囚禁起来了,如今并不知道被安置在何处!

    这个认知让萧云钊突然从龙椅上弹了起来,扬声吩咐道:“来人啊!快来人啊!”

    不多时,有几个小太监疾步跑进了殿内,小声行礼道:“奴才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楚欢如今在何处?”

    萧云钊冷声问道。

    其中一个小太监低声回答道:“禀皇上,楚欢姑姑如今在地牢中,总管大人在审问她。”

    “且将她给朕带来!”

    萧云钊急忙摆手道。

    小太监领命退下,很快便将气息奄奄的楚欢给带来了。

    不过是短短半日,楚欢就已经被折磨地不成样子了,浑身布满了伤痕和血迹,衣衫褴褛,脸色煞白,眉眼之间透着死气。

    显然是已经被折磨狠了。

    但萧云钊并不同情她,见她昏迷着,便让人用盐水将她泼醒,眸色冰冷地问道:“楚欢,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老实回答朕,先帝是否被留在宫中?”

    楚欢望着眉目冰冷的萧云钊,嘴角扯了扯,露出了一丝苦笑,轻轻地点头道:“先前是的,但是如今已经不在宫中了。”

    “先前就在凤栖宫的暗道中对不对?”

    萧云钊似乎将一切都想通了,冷笑着质问道:“你劝朕将你的亲妹妹楚红送去凤栖宫并非是替朕监视皇后,而是为了盯着先帝对不对?”

    一切都已经被揭穿了,楚欢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轻轻地点了一下脑袋,低声道:“的确如此,从凤栖宫通往宫外的暗道中藏有密室,先帝就是被囚禁在那个地方。只是在皇后娘娘被送出宫的那一日,先帝也被跟着转移出宫了。如今先帝在何处,奴婢也不得而知。”

    萧云钊愤恨自己寻找了先帝那么久,却没想到原来先帝就一直被藏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这简直是太荒谬了。

    他当初就差没将京都城给翻了一遍,却如何都想不到江卓昀的胆子那么大。

    竟然一直将先帝放在他极其熟悉的凤栖宫。

    “皇后可知晓此事?”

    萧云钊心头猛然一跳,问出了自己很是关心的这个问题。

    但是问题问出口的那一瞬间,他的心脏猛地刺痛了一下,突然有些害怕听到让自己痛心的答案。

    楚欢的眼眸闪了闪,低声道:“并不知道,皇后娘娘并不知道。”

    萧云钊心头突然松了一口气,在意识到这种情绪的时候,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他原本是不该对那个女人有情的。

    因为从一开始对陆太傅下手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只要那个女人知道他做过的一切就绝对不会原谅他,何况那个女人在嫁给他的时候,心里还有别人。

    可是时间长了,原本的虚情假意也不免真了几分。

    尤其是在那个女人为他生下儿子之后,他亲眼看着她抱着儿子的样子是那么的温柔,就像是年幼时母妃抱着他时的一般。

    慢慢的,心中就忍不住生出了些许柔情。

    一旦心上有了突破口,这感情就像是潮水一般,快而凶猛地将自己的心脏淹没。

    猝不及防地,就那么上心了。

    “楚欢,看在你在朕身边伺候多年的份上,朕给你留个全尸吧!”

    萧云钊站起身来,从袖口中掏出一把匕首,后退了一步丢在了楚欢的身前,低声道:“你伺候朕的这些年,还算是尽心尽力,若非你背叛朕,朕会将你的后半生安排妥当。可你终究,还是让朕失望了。”

    楚欢眼底含泪,颤颤巍巍地伸手握住了匕首,颤抖着将匕首拔出来,刀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她抬眸泪眼婆娑地望着萧云钊,如泣如诉:“皇上,奴婢对不住您,生死不怨。但红儿从未做过任何伤害皇上皇后以及大皇子之事,还请皇上留她一条性命。奴婢感激不尽。”

    萧云钊突然冷笑出声:“你们姐妹背叛了朕,竟还妄想活命?”

    楚欢浑身血液发凉,她也觉得自己是痴心妄想了。

    但还是忍不住出声道:“红儿一切都是听从奴婢的安排,她从未主动做过任何事,还请皇上绕过她。”

    “楚欢,你没有资格向朕讨价还价。”

    萧云钊冷声道:“你们姐妹二人必须死。”

    楚欢瞬间像是失去力气一般,跌坐在地上,她痴痴地笑了起来,眼神悲切地望向萧云钊:“奴婢自知罪孽深重,就算皇上没有发现奴婢所做的一切事情,只要皇上不在了,奴婢也不会独活。可是,红儿是无辜的,若是皇上不放过她,只怕是奴婢不能心甘情愿地赴死!”

    “就算你不心甘情愿又如何?今日你必须得死!”

    萧云钊觉得楚欢很可笑,他想要她死,哪里容得她甘愿不甘愿?

    然而,就在下一瞬间,原本跌坐在地上,浑身布满伤口的楚欢突然跳了起来,以萧云钊无法相信的速度猛地扣住了他的脖子,用匕首狠狠地抵在了他的脖子上,流着泪水说:“皇上,别怪奴婢心狠,奴婢虽然心中爱慕你,舍不得伤你分毫,但红儿乃是奴婢的血脉至亲,奴婢不能眼睁睁地望着她有事。还请皇上下令,放红儿离开,只要奴婢看见红儿平安,便任由皇上处置。”

    “你敢威胁朕?”

    自从知道楚欢乃是江卓昀安插在自己身边的人之后,他便料到楚欢一定是有武功的,但他没想到楚欢的武功竟然会这么高,都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还能在他有所防备的情况下将他制住。

    楚欢摇头道:“奴婢也不想,但是奴婢没有办法。红儿是无辜的,她不能死。”

    萧云钊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身边亲近之人,竟然没有一个是心向着自己的。

    就算楚挫对自己忠心耿耿,在对上江卓昀的时候还是束手无策。

    “皇上,放过红儿吧!只要你放过她,奴婢就甘愿赴死!”

    楚欢面带哀求地低声道:“你不是想要江卓昀前去给您探路吗?江卓昀不去,奴婢去,奴婢愿意先下去给皇上探路,只要皇上需要,奴婢死后依旧伺候皇上!”

    萧云钊简直要被活活气死了。

    他还没死呢!

    楚欢就盼着他死了。

    真是让人气不打一处来。

    他极其痛恨被威胁。

    若是楚欢没有用匕首抵住他的脖子,大概他会答应她的请求,即便这种可能性很低,但是现在脖子被人捏在手中,他实在是不太高兴。

    “若是朕不愿呢?”

    萧云钊冷嘲道:“你要杀了朕吗?只要你的匕首割破朕的喉咙,你们姐妹都将被碎尸万段!朕反正都是要死的,也不介意早死几日,但朕绝不受任何人威胁!”

    楚欢眼泪都出来了,再次恳求道:“皇上,您不要说气话,奴婢求您了,只要您下令放过红儿,奴婢马上就一刀了结自己,您千万不要说气话。”

    因为奴婢真的会当真的。

    奴婢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这么一个妹妹了,是绝对不能容许妹妹出事的,

    皇上,你万万不能逼迫奴婢,不然奴婢真的会下杀手的。

    作为一个杀手,即便已经心中情爱,骨子里依旧是冷血的。

    就算面对自己心爱之人,她依旧可以狠下杀手,大不了在杀了心爱之人之后,她也跟着下去陪他便是了,只要自己的妹妹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

    她杀害心爱之人的痛楚也就只用承受那么一点点时间。

    她是可以做到的。

    萧云钊觉得楚欢这个人真的脑子不对劲。

    不对,仔细回想了一下,他突然想到刚刚被他忽略了的言语,拧着眉头问:“你方才说你爱慕朕?”

    楚欢眼底闪过一丝难堪,随后深吸一口气,有些认命般的妥协,她说:“对,奴婢爱慕皇上,不知从何时开始,奴婢对皇上的心思就变了,这种变化让奴婢不能心安理得地替主子卖命,甚至有些时候都不再为主子提供任何消息,所以主子很快就察觉到了奴婢的变化……”

    说到这里,楚欢轻笑了一声,低声道:“大概是在两年前吧!主子知道了奴婢的心思之后,便不再让奴婢给他传递消息了,只是让奴婢好生照料好先帝,不要让皇上察觉便可。这是主子少有的宽容,奴婢不得不从,不然的话,奴婢跟红儿,一定会死得很惨!”

    萧云钊简直无力吐槽。

    他也不想再多言了。

    楚欢眼神眷恋地望着他,匕首却丝毫没松开,她依旧保持着很高的警惕性,低声说:“皇上,其实奴婢爱慕您多时,是真的不忍心伤害您,还请您莫要让奴婢为难。”

    话音刚落,匕首又离萧云钊的脖子更近了一分。

    萧云钊只感觉到一阵刺痛,脖子上就有鲜红的血珠顺着匕首的尖儿滑落而下。

    楚欢能被派到萧云钊的身边,自然是一个称职的杀手。

    在他们的观念中,爱慕一个人是会疼惜,也会舍不得,但并不代表真的下不去手。

    若是逼不得已,他们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

    “好,朕放过她。”

    萧云钊紧抿着唇,半晌之后才低声说:“朕愿意放过她。”

    “多谢皇上,还请您即刻下令,不然奴婢无法相信您。”

    楚欢一脸谨慎地说:“也希望皇上莫要食言而肥。”

    萧云钊当即下令,宣楚红回来。

    楚欢是江卓昀的人,楚红便也是,让江卓昀的人守在自己的妻儿身边,萧云钊如何能放心。

    “多谢皇上,其实……”

    楚欢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主子也不是一定要杀你的。”

    萧云钊侧头望向一脸沉思的楚欢,楚欢低声道:“主人的心思很难猜,但是奴婢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很想杀你,也许有些想法就只是在一瞬之间。若是您不想死,奴婢可以替您求情,有时候……主子很好说话的。”

    尤其是在心情好的时候。

    虽然她觉得自己的主子阴晴不定。

    但是对手底下的人几乎没有过多苛刻过。

    “你的意思是要让朕去求饶?”

    萧云钊淡声道:“你说了会甘愿赴死的。”

    楚欢点头:“只要看着红儿平安无事,奴婢绝不会赖账。”

    随后,她抬眸望着萧云钊还在冒着血珠的脖子,关心道:“皇上,奴婢替您包扎伤口。”

    “不必。”

    萧云钊冷声嘲讽:“朕怕你在朕的伤口上再撒把盐。”

    楚欢的嘴角扯了扯,颇为无奈地低声道:“这倒不会。”

    萧云钊已经没有心思折腾楚欢了,他想要杀楚欢,但也明白楚欢的武功在自己之上,整个皇宫已经被江卓昀掌控在手中。

    他如今已经孤立无援。

    只能在承乾殿等死。

    即便很不甘心,他也不得不承认他已经对如今的局势无能为力。

    在唤来一个小太监给他将伤口包扎好之后,他又让人传膳来饱饱地吃了一顿便去了凤栖宫,让楚欢在前,带着他顺着暗道走了进去。

    果然发现暗道中隐藏着一个宽大的密室,里面还放着一些尚未用完的糕点,上面长了许多青紫色的霉点。

    但是一看也知道是前几日被人放在里面的。

    这个密室中有人长期生活的痕迹。

    萧云钊甚至在案桌上发现了父皇的笔迹。

惊世嫡后名动天下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rmxsba.com/shu/200698.html

惊世嫡后名动天下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rmxsba.com/200698/

惊世嫡后名动天下txt下载地址:https://www.rmxsba.com/txtxz/200698.html

惊世嫡后名动天下手机阅读:https://m.rmxsba.com/200698/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440章 若论阴谋诡计,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惊世嫡后名动天下》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rmxsba.com)

上一章:第439章 你能不要这么假惺惺的恶心我吗? 惊世嫡后名动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第441章 奴婢不能让皇上离开奴婢的视线